筆趣閣 > 盛寵之醫路榮華 > 第二十四章:養子

第二十四章:養子

  “淺姐兒,到祖母這坐。”

  蘇母對著蘇梁淺招了招手,示意她坐在之前柔娘的位置。

  蘇梁淺應了聲,走到蘇母的右手邊坐下,乖順的模樣,仿佛天生不知如何拒絕。

  她一坐下,蘇母就握住她的手,“我的大孫女兒,就是招人稀罕。”

  前幾天斥責她不知規矩,一回來就惹事生非,都快過年了,還將她關在院子罰抄《女則》的人,現在又口口聲聲說稀罕,如此反復無常,真真是不要臉。

  蘇家的這些人,都是些沒臉沒皮的。

  蘇梁淺心里這樣想,面上卻是羞澀的笑,也沒甩開蘇母的手,受寵若驚的仿佛有些舉止無措。

  “幾個妹妹,你都見過了,這是蘇府的姨娘們。”

  蕭燕這時候接過話,依照順序,簡單的給蘇梁淺介紹了幾個姨娘。

  蘇梁淺是蘇府的嫡女,身份比她們尊貴,介紹后,她們都得起身向蘇梁淺見禮,蘇梁淺抿著嘴唇,微笑著點點頭,算是回禮。

  “今兒個,你和你幾個妹妹,正式認識下,你們幾個過來——”

  蘇母指了指自己的一眾孫女,“這是你們的大姐姐,也是我們蘇府正正經經的嫡女。”

  蘇傾楣帶頭,其余幾個人都跟著向蘇梁淺行禮,蘇梁淺坦然的受了,氣的蘇涵月指甲劃破掌心,那臉色,就和吞了剛看到叮在屎尿上面的蒼蠅似的,倒是蘇傾楣,恭恭順順的,仿若真心,如此擅長偽裝隱藏情緒,難怪自己輸的那般悲慘。

  蕭燕向蘇澤愷使了個眼色,蘇澤愷站了起來,他比蘇梁淺還大兩歲,已經十五了,長的不及蘇克明年輕的時候,但也是儀表堂堂,一表人才。

  蘇老太太是知道蘇澤愷的身份的,蘇克明這一脈,她孫子輩的男丁就蘇澤愷一個,她重男輕女的思想極重,蘇澤愷和蘇傾楣一樣,也慣會做人,自己也有點本事,很是得長輩歡喜。

  蘇老太太見他起身朝自己走過來,臉上笑的都是褶子,對蘇梁淺道:“這是你大哥,蘇澤愷,是你離開京城后,你母親怕你回來后無依無靠,抱養回來的,和你嫡親的哥哥是一樣的。”

  她母親怕她無依無靠抱養回來的?這老太太,還真是會編。

  蘇梁淺瞥了眼身側的蘇母,嘴角含笑,水霧般的眼眸更加明亮,“我說怎么突然冒出個哥哥,原來是養子。”

  養子二字,讓屋子里的眾人,神色各異,尤其是蘇澤愷,臉上熱情的假笑,一下變的僵硬起來。

  蘇澤愷回蘇府多年,因為蘇克明沒有別的兒子,府里上下,對他都不敢得罪,很是巴結,蘇澤愷心中早已將自己當成蘇府嫡子,唯一的繼承人,自視甚高,但因為那一層養子身份,他又十分敏感,自尊心極強,容不得一點輕視,更聽不得養子二字。

  蕭燕同樣聽不得這話,帶著責備的口氣對蘇梁淺道:“說什么養子,澤愷現在寄養在我名下,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的。”

  蘇梁淺偷瞄了蘇克明一眼,不贊同的弱弱道:“父親正值壯年,幾個姨娘也都還能生養,說繼承家業,夫人你這不是咒父親嗎?”

  果然,蘇克明聽了蘇梁淺的話,臉色微沉,不悅的看了蕭燕一眼。

  蘇家人丁實在是單薄,他一直希望能有姨娘給他再添個兒子。

  不待蕭燕解釋,蘇梁淺又道:“夫人對大哥如此關懷,我還以為是您的兒子呢,但我記得,當年去云州時,您就只有大妹妹一個女兒,給我添個弟弟還可能,怎么可能多出個哥哥呢。”

  蘇梁淺的話,不可謂不犀利,尤其是對幾個心虛的人來說,簡直誅心,但她偏又低眉順耳的,還有些天真的模樣,仿佛是在俏皮的玩笑,看不出針對,只讓人覺得她是小地方長大的,不知規矩了些,不知道什么話該說,什么話不該說。

  “蘇梁淺,你什么意思?”

  蘇涵月突然拍著桌子站了起來,指著蘇梁淺憤慨道:“回來的第一天,就給母親臉色看,現在又處處針對,母親也不叫,你是要翻天嗎?”

  蘇梁淺嚇得往蘇母的方向縮了縮,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些哭腔,委屈道:“我什么時候給夫人臉色看了,誰告訴你的?”

  蕭燕扶額,又忍不住暗罵了聲蠢貨,蘇母的茶杯,再次向蘇涵月飛去,“我看你是不長記性,把她帶下去,給我打十板子!”

  蘇傾楣站出來求情,“估計是下面做事的亂嚼舌根,傳到了涵月妹妹耳中,她素來是敬重嫡母的,馬上就除夕了,您菩薩心腸,就饒她這一回。”

  說她不敬重嫡母嗎?

  蘇梁淺扯了扯蘇母的衣裳,更加傷心的辯解道:“祖母,我沒給夫人臉色看,我……不敬嫡母,這是要被人唾罵的,我怎么敢?我第一次見夫人的時候,屋子里就幾個人,到底是誰亂嚼舌根,這樣冤枉我?”

  她仰著頭,一雙眼睛水汪汪的,急的都要哭了,看的蘇母心都有些發軟,看著要站出來的三姨娘,“十板子,誰也不許求情!”

  蘇涵月叫囂著,還是被人帶了下去,蘇母又看向蕭燕,警告道:“管好身邊的人!”

  蕭燕氣的嘴皮都咬破了。

  蘇澤愷打量著蘇梁淺,眼中多了審視,蘇克明也是一樣,但蘇梁淺咬著嘴唇,還有些不經場面的瑟瑟發抖,就像只受驚的小白兔,可憐極了。

  “兄長,你不是給你姐姐準備了禮物嗎?東西呢?”

  蘇傾楣見蘇澤愷盯著蘇梁淺發愣,唯恐蘇梁淺再作妖,讓他們吃虧,忙提醒蘇澤愷。

  蘇澤愷回過神來,暗惱,他明明是要給蘇梁淺送東西,博得她的信任好感的,怎么卻鬧成這樣。

  不管她是真天真,還是假純良,現在都是一枚不錯的棋子,得讓她開心了。

  蘇澤愷臉上恢復了笑,“怪我,這一鬧,都忘了!”

  他給她準備禮物,她卻笑他是養子,蘇澤愷原以為蘇梁淺會愧疚的,但是沒有。

  他心頭失望,轉過身去,走到門口,提了提聲,“把東西抬進來!”

  很快,就有四個小廝抬著個不小的箱子進來,放在屋子的正中,距離蘇梁淺腳邊不遠的位置。

  蘇澤愷看向蘇梁淺,自信滿滿,“妹妹打開看看。”

  http://www.vmedsd.tw/book_97393/72016546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vmedsd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.com
122期精准一头一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