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>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確定?

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確定?

  羨慕也沒用,人家冬先生的本事放在那里,不過卓沐風覺得,這家伙繼續囂張下去恐怕也討不到好。

  萬一之后大家不小心突圍了,冬楓等于是同時得罪了七大頂級勢力,有他受的!

  不過人家怎樣是人家的事,至不濟,現在肯定很舒服。

  哪像自己,一點好處沒得到,反而還要在洞口對抗層出不窮的紅蛤蟆,還不敢動用招牌武功,免得被三江盟和浩渺院認出來。

  尤其是浩渺院一行人,早就在盯著巴龍和方小蝶,要不是如今情況緊急,估計已經發難了。

  巴龍和方小蝶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情況,等被人輪換后,趁人不注意,又偷偷詢問卓沐風,一臉的焦慮:“老大,那些人如果要找我師兄妹報仇,該怎么辦?”

  隨著紅蛤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,已經有不少散修利用空檔的機會,獨自離開了這里,反正四星種子落不到他們頭上,傻了才會滯留。

  個別頂級勢力想強留散修,當做苦力,不過卻被以三江盟為首的三方勢力阻止,言家和丐幫也沒有插手。

  眼見散修一個個離去,巴龍和方小蝶顯然也有了逃離的念頭,免得被浩渺院逼上門。

  卓沐風看了不遠處的巫媛媛一眼,用恰好對方能聽到的聲音道:“二位放心,我等既然跟了巫大小姐,巫大小姐就不會不管我們的死活。”

  巫媛媛恨得牙癢癢。

  其實巴龍和方小蝶若真是自己人,她倒也樂意,兩位忠心不二的毒功高手可不好找。可一想到這二人跟的是卓沐風,便覺得一肚子的憋屈。

  她已經聽說了包金布陣陷害浩渺院的事,這可是生死大仇啊,偏偏明面上,巴龍二人還是她屬下,不管都不行。

  巫媛媛突然發現,自從遇到卓沐風后,自己就百事不順,似乎一點上風都沒占過,凈被占便宜了,越想越郁悶,越想越窩火。

  不行,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!

  抗爭還在繼續,到了五天之后,洞內走得還剩七大頂級勢力高手,外加一個冬楓,顯得比之前安靜了許多。

  大概是做了長足戰斗的準備,各派都在洞內開辟了一個獨立的小洞穴,以供自己人商議對策,休息也在里面,保證了私密性。

  有時各派首領也會聚在一起,討論如何將四星種子帶出去,但論來論去,始終沒有一個章程。

  實在是無法可想,那些畜生太靈敏了,即便眾人運功阻隔了四星種子的氣息,只要一出去,紅蛤蟆們立刻就會爆沖而起,根本隱瞞不了。

  一次次無功而返后,眾人徹底陷入了僵局。

  東側的一處小洞**。

  楊威靠坐在地上,瞇著雙眼,時不時有冷芒溢出。

  一旁的鄭年察覺到這一動靜,搖頭道:“師弟,最近大家都累,找那對師兄妹報仇的事,還是再等等吧。”

  楊威突然道:“師兄,我不是為了此事,而是突然想起了上次的藥材失蹤之事。我想,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。”

  這話不止吸引了鄭年,就連其他坐得或近或遠的長老們都齊刷刷朝楊威看來。

  施誠笑呵呵道:“不知楊師兄指的是誰?”

  楊威:“那次我帶著陸峻天二人離開后,曾聽了陸峻天的建議,在當夜檢查過藥材,當時并無問題。

  直至與師兄匯合,突然發現藥材失蹤,在此之間,我不曾打開過木盒子。也就是說,失竊一定是在這中間發生的。”

  劉靈慧哼道:“你不是說,中間沒人靠近,也沒人動過木盒嗎?”

  “不!”

  楊威目光炯炯,蘊含著熾烈殺意,搖頭道:“藥材不可能自己飛走,中間一定有人碰過。如今想來,那個人一定有著超凡脫俗的手段,能讓我中招而不自知。

  可他得逞之后,卻沒有殺我,鄭師兄,如今天府之中,既有本事讓我中招,而又不殺我的人,可不多見。”

  鄭年看了楊威一眼,苦笑道:“師弟,光懷疑沒用,還得拿出證據才是啊。”

  楊威驚道:“看來師兄早就想到了。”

  劉靈慧奇道:“你們在打什么謎語,說說看,你們的懷疑對象究竟是誰?”

  事關自己的清白,楊威沒空與劉靈慧斗氣,而是沉聲道:“冬楓!一定是這個狗賊。以此人的幻術,若躲在暗中對我施展,我絕無反抗之力。

  而且誰不知道,這個姓冬的自出道起,便從不殺人,自號無殺上人,除了他,沒有別人了!”

  眾人面面相覷,乍聽著玄乎,但仔細分析還真像是那么回事。

  之前冬楓輕易讓紫華城長老中招的事還歷歷在目,楊威抵抗幻術的能力是強,但也有極限,哪里是冬楓的對手。

  如今想來,楊威若真想貪圖藥材,不可能蠢到自投羅網。而根據他的說法,都不知藥材何時被盜,甚至沒有任何意識,唯有中了幻術才能解釋。

  何況冬楓的膽子眾人也有目共睹,當著七大勢力的面,都敢毫不掩飾對四星種子的覬覦,暗地里對楊威下手,簡直就是小兒科,不值一提。

  眾人發現,種種條件對照下,冬楓真的極可能就是那個大盜。

  一名長老惡狠狠道:“這家伙膽大包天,若真是如此,絕不能輕饒!”

  望著眾人氣憤難填的樣子,鄭年擺手打住,嚴肅道:“此事都給我放在心里,至少在危機解除之前,不得露出馬腳。等返回浩渺院,我自會向院主稟報。

  若真是冬楓干的,放心吧,就算他武功高強,我就不信堂堂浩渺院,還對付不了一個江湖散修。”

  楊威尤其怒火難消。

  要不是那個可恨的大盜,他如何會被同門誤解,這次正好碰到搶奪四星種子,否則恐怕還處在被監視的狀態。

  思及此,楊威咬牙切齒道:“冬楓狗賊,你給老夫等著!”

  渾然不知一口黑鍋從天而降的冬楓,還在仰頭打量著洞頂的黑木盒子,心癢難耐,尋思著要是紅蛤蟆的攻勢再猛一點就好了。

  外人不知道,他如今正到了突破的關頭,即便只是四星種子,若是能就地吞服,也大有機會更進一步。

  可惜七大頂級勢力的人防他跟防賊一樣,連片刻的空隙都不給。

 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近來幾天,一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更為警惕,仿佛他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大壞蛋,連呼出的空氣都有毒,恨不能退避三丈。

  浩渺院的人為了對付冬楓,將他對楊威下手的事給說了,雖然目前沒有證據,但大家都覺得十有八九是這廝干的。

  于是乎,其余各派也是大為警惕,眼睛就不往冬楓身上瞟,生怕中了幻術似的,把冬楓搞得很錯愕。

  卓沐風幾人也得到了尹相風的特別吩咐,不要靠近冬楓,以免中招云云,還說起了起因經過。

  巫媛媛等人自是聽得驚駭不已,對于冬楓的幻術手段,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。

  而且女子還和男子不同,總會多想一些,那個冬楓留著八字胡,看起來跟奸商似的,萬一使壞做點什么,還不完蛋,一個個對冬楓避如蛇蝎。

  然而聽完整件事的卓沐風,卻差點當場笑出來。他對天發誓,自己從來沒想過讓冬楓背鍋,完全是浩渺院的人自己瞎想的。

  可站在他們的角度,似乎真的只有冬楓具備所有的條件。這樣也好,有了冬楓在前吸引火力,自己的嫌疑徹底被剝除了。

  不過眼下最糟心的還是紅蛤蟆,這樣抵抗下去,什么時候是個頭。

  更可怕的是,不知從何時開始,紅蛤蟆中,突然混入了一些金蛤蟆,體型更龐大,速度也更快,噴出的毒液腥臭百米可聞。

  以卓沐風的內力,居然抵抗不住,全靠巴龍師兄妹在旁護持。

  到了后來,金蛤蟆越來越多,與日俱增的進攻壓力,讓各大高手每次抵御完,都有種精疲力竭的感覺。

  再這樣下去,恐怕不放棄四星種子都不行了。

  卓沐風樂見如此,十分期待孟九霄等人早作決斷,免得丟掉小命。

  這天晚上,三江盟所在的小洞**。

  大家疲勞了一天,都在盤膝修煉,爭取盡快恢復功力。巴龍輕輕碰了碰卓沐風,對他悄悄使了一個眼色,站起來走出洞外。

  卓沐風不解其意,但他知道這種時候巴龍絕不會無的放矢,等了片刻,也跟著走了出去。

  二人來到大洞之外,此時蛤蟆攻擊暫歇,天上月輝照出了地上滿目的尸體,洶涌的腥臭味讓人作嘔。

  巴龍拉著卓沐風又走了一小段距離,來到山體一側的內凹處,又東張西望了一陣,生怕被人看到似的。

  卓沐風不禁好奇:“巴龍,你有何事?”

  確定四下無人,巴龍連忙低聲道:“老大,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,那些蛤蟆,恐怕與天毒門有關。”

  卓沐風聽得一愣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巴龍:“我曾聽包金說過,百年之前,天毒門有一位長老采集了諸多至毒之物,秘密培養了一種變異蛤蟆。

  但因為缺少一些主要藥材,天毒門也不可能無休止提供,為了保證試驗成功,那位長老爭取到了進入天府的名額,準備來天府尋找。

  但是后來,直到那屆天府關閉,那位長老也沒有再出現,按照包金的說法,應該已經死了。”

  卓沐風瞪大眼睛:“你該不會想說,這里的變異蛤蟆,就是那位天毒門長老培養的吧?”

  巴龍語氣莫名:“起初我也不相信,但后來我想起包金無聊之時,曾告訴過我,他自幼與那位長老交好,當時變異蛤蟆還未真正蛻變,那位長老還教過他如何操控。

  這些天我仔細回想,多番嘗試后,似乎真的有些效果!”

  卓沐風聽后渾身劇震,一把抓住巴龍的肩膀,不可思議,一字一句道:“你確定?”

  http://www.vmedsd.tw/book_96155/48318005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vmedsd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.com
122期精准一头一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