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巫痕傳 > 第九十九章 猜路

第九十九章 猜路

  止非正在想著那老人的來歷,聽她問及,這才回過神來。

  他仔細思索著剛才發生的事情,又想著最后的那句話。

  似乎,有一些答案呼之欲出。

  既然剛才那里是迷仙陣,老人在那里點破他二人,又將他們帶出來,所說的書文講的這位溫將軍,會不會就是關鍵呢。

  那這句話跟這位溫將軍又有什么關聯,他不斷的回想著書中所述的故事,殺妖大將溫元呈……

  登時他眼前一亮,似乎有了答案。

  “我想了一想,如果這個溫將軍是真實存在的,那他就是關鍵!”

  聽到這個消息,巫痕整個人都激動起來,張開手臂摟在止非的脖子上,開心的跳了起來。“真的嗎?!那這個人在哪里,是不是云淵就在他手上?!”

  止非原本開心的情緒,仿佛被她的舉動澆了一盆冷水,甚至有些后悔參透其中的一些奧秘。

  可是看著她如此開心,卻又不忍叫她失望,于是牽強地也笑著。

  只是那人在何方,他還在思考,口中喃喃自語,敘述這那句話。

  “七赤破軍能煞蒼穹,羌木不枯焉能逢春……七赤破軍……”

  山頂的風有些冷,吹透了兩人的衣衫,夜幕中巫痕看著她,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。

  突然,止非開口了:“溫元呈就是七赤,就是破軍星!破軍在于北斗七星之中,身在斗柄。”

  “那就是說,依照這四個字可以斷定云淵的位置嗎?”

  止非嘆了口氣,搖了搖頭。

  “星宇萬變,斗柄所指也會隨時間變遷而變化。如今我們還剩下京城、汝城、和未廉鎮未曾去過,位置各不相同,必須參透其中所指我們才可斷定。”

  一下就陷入了混沌中,如今是冬季斗柄向北。

  但是,以他們所在,往北走是京城;若要是照著玄域大地的布局來看,北面卻是汝城。

  所以,想要前行必須要在這兩者之間,做一選擇。

  兩人完全不去在意現在身在何處,專心的思索著那一句指引方向的話語。

  如今只參透了七赤破軍四個字,可是其他的話還代表著什么含義,還得需要再反復的思量。

  “這一句里,我們已經算到了北斗星位,那下一句會不會有所關聯,或者那后面幾個字‘能煞蒼穹’有什么意義?”

  巫痕覺得每一個字都不能放過,一定都有其中的意義。

  她這樣想確實沒錯,止非又念了念后半句,“枯木逢春,就是絕境逢生,,那大概就是說云淵的處境?”

  “可是羌木是什么?羌木不枯焉能逢春,就是說要羌木枯死,才能絕境逢生,是不是這個意思?”

  羌木又是什么樹木,巫痕從未聽過,不知止非知不知道。

  止非卻一直鎖著劍眉,搖了搖頭:“從未聽過。”

  這兩句話,硬是讓他們思索了快兩個時辰,可卻是沒有一絲進展。

  只知道要向北而行,可是究竟是京城,還是汝城完全不能得到結論。

  看來只能從溫元呈這個人身上找線索,但是玄域之大,只有一國,一國又分五洲,將軍也不止一個。

  況且,五洲內的百姓也未必人人都知道每個將軍姓甚名誰,東洲百姓怎會對西洲事情有所了解,所以二者選一勢在必行。

  他們兩個現在身在西洲,京城在中州,路程雖近一些,但是卻要跨過很寬的一片水域才行。

  以那么寬的距離,巫痕飛是飛不過去的。

  那便要渡船,且不算上渡船要用上十幾天,單是從所在地到水境邊也得數月。

  可若是去汝城,便是走陸路,距離要比去京城遠很多。

  這樣算下來,到達目的地的時間,也相差無幾。

  所以從選擇上,這兩個并沒有辦法選出個優劣。

  那溫元呈究竟是中洲京城,還是在北洲汝城,成了一個死局。

  “既然算不出是何用意,那我們就去汝城!我記得那老者說,溫元呈將軍的一套兵器是帶煞氣的,我想京城有神龍正氣鎮守,恐怕那兵器法力會被削弱。所以干脆去汝城看看,興許會有所發現。”

  經她這樣一說,確實有些道理。

  記得說書人提到溫元呈的兵器,是祖上留下來的,煞氣盈滿,那必是不能在京城使出這么大的威力來。

  止非認同她的這番分析,隨即二人決定一路朝著汝城方向進發。

  眼見著頭頂彤云漸顯,陽光就要破云而出,腳下黑煙彌漫地迷仙陣也逐漸弱勢。

  此時再看兩人腳下,只有山巔這一方落腳之處,若是一個不小心,就會由上面跌落下去,肯定是要掉進那團烏漆墨黑地絕境里去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瑯琊劍此刻已在止非腳下,綻放著藍色的冷光。

  已見光亮,不宜再做逗留,兩人在迷仙陣上空,朝著汝城的方向飛去。

  一路停停走走,溫度也開始下降。

  越是接近汝城的地方,就越是寒冷。

  風刀霜劍似無情,毫不憐惜地在他們臉上刮過,空中便是更甚,直凍得人臉疼。

  終于,眼前一片銀裝素裹,大片大片的雪花從天上飛落,如厚云鋪蓋寒光萬里。

  從空中就可見到巨大的一座城池,城垣壁壘固若金湯,一道虹霞色的結界直入云霄,在汝城之外劃出一道屏障。

  “到了。”

  遠遠的,已經能看見被大雪覆蓋的城池內,有行人在走動,止非已經先行一步,朝下方飛去。

  汝城處于極北邊陲,經年累月被大雪覆蓋。

  這里沒有以前城鎮的繁華,除了零星走在路上的行人,連所有的鋪面大門上也都掛著厚重的棉簾。

  巷子中的住戶大門更是一一緊閉,看上去死氣沉沉。

  巫痕隨止非一同落腳,踩在厚實的積雪上,發出“咯吱,咯吱。”的聲響來。

  “這里也太過冷清了,這么大的城池,卻沒有多少行人。”

  巫痕朝前走了幾步路,依舊鮮有人從這里經過。

  確實,汝城的環境太不適合居住了。

  可是眼下還是得要找個落腳的地方,不然即便巫痕如此耐寒,恐怕要凍死在外面了。

  http://www.vmedsd.tw/book_95399/48404960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vmedsd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.com
122期精准一头一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