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帶著仙門混北歐 > 397.混入

397.混入

        荒人內部很亂,派別眾多,他們沒有強力的管轄機制,只要蒙頭蒙臉、心狠手辣就能自稱為荒人,現在九洲上許多人為了自保外出的時候就會做這樣打扮。

      這點跟以前北美的3K黨類似,所以他們注定最終會覆滅,只是覆滅之前力量還是很強大的。

      看到陳松他們這副打扮,圍上來的荒人們一時有些游移不定。

      有人湊到了荒人隊伍帶頭人的身邊跟他小聲商議起來,陳松的手在槍身上滑動,對方如果有什么異動那他就開槍橫掃。

      荒人之間并不團結,特別是小派別相遇,一旦某一方有資源,另一方很有可能會出手殺戮搶奪。

      還好陳松他們這邊沒帶許多東西,干糧包裹都被大家伙藏在袍子下面,并沒有引發這伙人的覬覦。

      對方協商了一會后有人走上前來問道:“你們金角大王是什么貨色?”

      “大膽,竟敢侮辱我們大王!”武大一個箭步沖過去跟野豬似的往上撞。

      這是陳松給武大下了暗示,讓他給這伙人一個下馬威。

      結果面對突然沖出來的武大那人并不慌張,他手里掐了個法訣,背后迅速的竄出來一面開了刃的盾牌。

      盾牌現身呼嘯轉動,在空中劃了個弧后飛射向武大。

      還好武大從小在山野摸滾打爬,終日在野獸之間廝混,除了練就一身鋼筋鐵骨還練出了超常的反應速度。

      面對飛來的盾牌他緊急舉起電鋸砍了上去,電鋸啟動的也快,一摁開關頓時嗖嗖轉動起來。

      咣當一聲脆響,盾牌和電鋸撞在了一起。

      九洲的法寶果真凌厲,電鋸可是特種鋼材鍛造而成,堅硬度非同尋常,可就跟盾牌撞擊了這么一下頓時被撞斷了!

      不過有這一下阻攔,盾牌狀法寶也受到一些損傷,荒人頭目心疼的大叫一聲,手中又連連掐動法訣將法寶給喚了回來。

      武大是二愣子脾氣,看到陳松給他的電鋸被弄斷他頓時大為憤怒,又繼續沖了上去。

      陳松知道對方是修士后就知道武大上去吃不到好果子,占不著便宜。

      修道先煉體,筑基期就是一個淬體過程,每個修士的肉身素質都要比尋常人強上許多。

      見此陳松便趕緊喝道:“武大,回來!”

      那修士見武大依然往自己面前沖,心里惱怒立馬又把盾牌給橫了過去。

      陳松身邊的筑盤尊者也迅速的捏了一個法訣,他手中有寒光閃爍,口中則說道:“龍盾之合,鋈以觼軜,觼軜門厲垸子是你什么人?”

      準備動手的修士一聽這話頓時收起盾牌,他飛快抬腳踢向武大,武大雙臂擋在胸口迎了這一腳被踢得倒退兩步,此時他也意識到自己不是人家對手,便從善如流撤了回來。

      打退武大,修士向筑盤尊者行禮:“厲垸子是我大師伯,敢問這位道友怎么稱呼?”

      筑盤尊者嘆道:“江湖舊人,風煙漂泊,現在這個世道還有什么稱呼?原來你是厲垸子的師侄,也算是古人之后,我曾和厲垸子在九歸之淵合戰過一頭連心大黿,那場景恍若就在身后,但仔細想想怕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。”

      修士頓時更是恭謹,他說道:“原來是師伯法駕,我曾經聽大師伯說過九歸之淵的血戰之事,沒想到能在這里碰到您,先前我擅動龍盾,還請師伯見諒。”

      筑盤尊者像模像樣的揮揮手說道:“如今都是荒人的兄弟,哪還有什么師伯師叔?師侄你應該是慶字輩吧?那你法號是?”

      修士笑道:“師伯明鑒,我的法號是慶蕭子。”

      雙方把話說開,沖突被暫時化解。

      慶蕭子隨后跟他們聊了聊,他們本來在外面尋找食物,然后傍晚時候看到了百家洲上燃起大火,于是就想來看看發生什么事了,結果巧合之下撞上了他們。

      “百家洲被人付之一炬,可是你們干的?”跟在慶蕭子身后的一個人問道。

      一聽這話陳松知道百家洲血案估計不是這幫人做的了,他便客氣的說道:“我們也是追著凌霄焰火而來,不過沒有什么發現,見天色已晚,便索性露宿在此。”

      聽說不是他們干的,慶蕭子身邊好幾個人低下了頭。

      陳松感覺這幫人跟百家洲關系非同尋常,如果百家洲真是他們屠戮一空的,今晚怕是有一場惡戰。

      這么來看這些人還不算很喪盡天良,于是陳松熱情許多,他讓武大燒開水分給眾人,問道:“慶蕭子師兄你們是從何處而來?又是要往何處而去?”

      慶蕭子道:“我們來自小龍門,也是要往小龍門去,這次出來就是想打個秋風找點糧食。”

      陳松心里一喜,他們正好可以跟著慶蕭子混進去。

      他給筑盤尊者使了個眼色,筑盤尊者明白他的意思上來接管了話題,然后找了個機會不動聲色的向慶蕭子打聽阿萊那一伙人的消息。

      不出預料,慶蕭子并不了解那些人的情況,現在小龍門兵荒馬亂,每天都有人來投奔荒人隊伍也有人逃離,更有許多人在攻打小龍門的時候戰死,人員流動性很大。

      但他給陳松等人提供了一些線索,那就是阿萊一伙可能被編入了火頭軍,因為阿萊等人被捕的那段時間正是荒人軍中后勤缺人的時候,許多新抓來的壯丁都被送了進去。

      言多必失,聊了一會后雙方各自扎營露宿。

      借著慶蕭子這伙人的引領,陳松一伙人混進了荒人大營里。

      其實即使沒有碰到慶蕭子他們也能混進去,荒人大營亂作一團,壓根沒什么防御,跟江東大營似的,陳松一伙人只要做出荒人的打扮就能混進去。

      這跟荒人軍團的性質相關,荒人們的出現并不是為了爭權奪利,古代中國是官本位、皇權本位,九洲則是修道本位,大家伙更想修道成仙而不是去當皇帝或者軍閥。

      所以,荒人的出現不是為了爭奪地盤和權力,他們就是為了殺人來獻祭天道,以求靈氣回歸。

      荒人里面沒有紀律、沒有秩序,很是混亂,不過各地方比荒人的隊伍還要混亂,這才讓他們能征戰四方而沒有被圍剿。

  http://www.vmedsd.tw/book_91837/483337034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vmedsd.tw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.com
122期精准一头一尾中特